愤怒

原文来自 西西留

《今日大马》曾经写过这些故事,《今日大马》不止把这些故事都写出来,而且还把故事给不断的重复了几次,以确保每个人都把故事听入耳朵。可是这都无济于事,没人否定这些故事,更重要的是,没有人对《今日大马》所揭露的事做过什么?

很久很久以前,反贪污委员会就已经成为了当权者的工具。正式来说,国阵有十四个成员党,巫统是联盟的领袖。非正式地说,国阵有十七个成员党,选举委员会是第十五个国阵的成员,大马警察是第十六,而反贪污委员会是第十七,他们的作用即是保护巫统和首相的利益。

这篇文章已经完成很久了,警钟早已想起,仿佛女妖的悲号,可是却没被人所留意,那是因为《今日大马》触动的警钟,所以没被留意,《今日大马》并非最可靠的消息来源,它无法提供最好的消息,《今日大马》玩弄的不过是谣言和讽刺文章。

「证据在哪里?」他们问道。「证明给我看这具尸体!」他们要求。没证据,也没尸体,也就是说没有犯罪迹象。

事实不然,今天,这里有具尸体,这具尸体是一名非常不幸的华裔反对党成员,他被反贪污委员会官员逮捕,并被虐待。是的!他曾经被虐待,他被虐待是因为反贪污委员会要他说话。

可是他却说不出来,他说不出口,因为他无话可说。反贪污委员会要他指证他在反对党的同僚。他们要他株连他在反对党的朋友们各种的罪状,而这些罪状是前些时候反贪污委员会声称反对党所犯下的罪行。

他企图解释,他并不顽固;他企图解释,他并无犯法;他企图解释,他不能因为反贪污委员会片面的想象而把各种罪行栽赃在他在反对党的同僚身上。

于是,他们继续虐待他,他再也受不了这些虐待,他并非是硬汉型的人,他不过是个温文幽雅的男士,他所想的不过是在这个周末举行婚礼,他所想的就不过如此。

他们威胁他说,如果他拒绝说话,他们会杀了他。他泪流满脸,哭泣求饶,他恳求他们不要伤害他。他们威胁他,如果他拒绝说话,就会把他从顶楼抛下,他放声大哭,跪地求饶,恳求放他一条生路。

他们把他拖曳过一间房间,打开窗口,接着,大事不妙,那只不过是一场恐吓,他们只是想要吓一吓他罢了,他们并非真的想把他从顶楼抛下,他们只是想让他从顶楼望下底楼时的感觉。

这名不幸的年轻人惊慌失措,当他看到他摔在地上之前所需堕下的高度时,他怒不可遏。他使劲挣扎,他们无法将他抓牢,地心吸力取而代之,这名青年的生命,风华之年,就此早殇。

接着,反贪污委员会宣布,他们早在前晚已经释放了他,他们却无法宣布他们已经将他带离扣留处,反而将他带离这个世界。然后在隔天,它们忽然发现他的尸体。他跳下,他自杀了,他自己了结了自己的生命,他并没有被虐待拷打,他并没有被拖出窗口,他们也没有威胁他说要教训他如何做空中飞人。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反贪污委员会以为自己是上帝,他们绑架家人,他们把抓来的人严刑逼供,如果那些被盘问的人不肯合作,他们会以死亡威逼他们。

现在,一名青年真的死了,可是将不会有人会被法办。没有人会被处分,因为他们会说是这名年轻人自己了结自己的生命的。没有人知道为何他要了结自己的生命,他并没有被虐待,他并没有收到死亡威胁,他并没有被迫从高处望向地面,他并不是因为惊慌失措而导致他们无法将他抓牢,最后意外坠楼的。

这就是今天他们将会告诉你我的故事。

Comments

  1. 狼人 says:

    這是可能的推理…可是沒有證據…我們所有人都知道結果會是什麼…我們大家也都知道證據最終會如何…我只是希望…有罪的人永不獲赦…

  2. James (文少) says:

    本人觉得上天会对一些做怀事的人做最大的惩罚,坏的会得到报应,上天始终会帮不辛的人伸冤的。。
    之前不怎么说看很多关于这位年轻人遭遇的事情,但看了这篇文章过后。。
    会是有感触的。。

    如果在这里大家乐于给于意见或看法,那会不会是对大家在心灵上的一种呵护呢..
    这里的确是一个好的空间让大家抒发自己的心情,表达看法,对人们之间的一种产生共鸣的方法。

    也希望在这里康仔乐园会做的跟有声有色。。
    gambateh!

  3. 俊少 says:

    你好,容许我自我介绍,我是俊少。您一定是别人口中的康佬?
    你不认识我没关系,我是为了一个目的来找你的。我在《大马部落》的留言箱内留言说要搞网聚,韩士提议我和你联络。我想举办一次BlogTalk的网聚,主要是部落客和网友们聚集一起,谈论下今年的小城大事,简单说就是博界大小事回顾吧?